2013年我国纺织业两极分化现象严重

2013年12月17日 | 来源:轻工纺织服装网  http://fz.chinairn.com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中研普华报道



  [ 中国长丝织造协会各地走访的企业平均库存在2~3个月,个别企业库存已超过4个月,甚至达到半年。盛泽一家已经停产的小企业,年产量是300万米,但是库存量已经超过500万米]

  “在这个行业干了十几年了,生意从来没像今年这么难做。”吴江百合纺织品公司老总张新苏一边忙碌,一边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说。

  张新苏的办公室位于江苏吴江盛泽镇,这里是全世界纺织行业的中心之一。他的公司是盛泽纺织行业大海中的一朵浪花。

 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,纺织行业的“严冬”仍在蔓延,纺织企业普遍感觉生意难做,在嘉兴、吴江等纺织业聚集地,过去半年来已经有超过40名纺织企业老板“跑路”。

  老板“跑路”频发

  对纺织行业的很多企业来说,这是一个真正的严冬,产能严重过剩、产品滞销、开工不足,背后则是许多中小纺织企业共同的煎熬。

  江苏一家中型纺织企业董事长告诉本报记者,据其不完全统计,嘉兴近期已经有十几家纺织企业倒闭,其中数名老板已经跑路,并不乏大型国有银行等金融机构牵连其中。

  另据驻江苏吴江办公的一家中型纺织机械企业董事长不完全统计,过去半年来,仅吴江一地就有数十名纺织厂老板跑路。

  “纺织企业往往会互联互保,一个纺织厂倒下会连累一片。”上述吴江中型企业董事长说,“就在12月初,吴江盛泽又有一家大型纺织企业面临倒闭,该企业银行贷款余额约为6亿元,与一家贷款余额10亿元的房地产企业互保,它们俩倒下的话,我估计至少得连累上百家企业。”

  据吴江中型企业董事长透露,目前就他所知,在吴江,不乏大型国有银行等多家银行都已卷入了纺织企业老板“跑路”的冲击波中。据他估计,明年情况会更严重,元旦后可能会有相当一批企业停产。

  江苏群冠纺织董事长刘学文告诉本报记者,目前纺织行业产能严重过剩、库存积压严重,据他观察,行业内很多厂“只要有人买,亏本也愿意卖,1分钱定金都不用付,赊账9个月之后再付款都行”。

  供求关系逆转是企业经营严峻的直接原因。近年来,产能巨幅扩张,但需求并未大涨,纺织面料价格开始下滑。

  “仿真丝去年每米赚一两元,今年普遍每米亏5角,主要是去年下半年产能扩张太厉害。”汇丰纺织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,“现在回款慢,往年1个月,现在3个月也难,银行流动资金贷款一是难搞,二是利息太高,至少百分之十几,压力很大。”

  在上述汇丰纺织负责人看来,目前绝大部分品种产能过剩。“有的1.2元/米的加工成本,9角钱卖人家还不要,放仓库卖不掉,要了干啥?”

  谷底漫长

  纺织行业是一个周期性很强的行业。

  回忆起2010年到2011年上半年的时光,受访的纺织企业老板们觉得,那真是一场盛宴。

  刘学文回忆说,那时每生产1米布,往往可以赚三五角钱,纺织厂产能巨大,如果能保持这么高的利润,那前景太可观了。

  这是一波暖周期。实际上,早在2007年,纺织行业已经存在大面积产能过剩,2008年金融危机淘汰了一批产能,活下来的企业熬到2010年,春天来了。

  但盛宴仅仅延续了2年,寒冷就迅速来临了。冰火两重天的逆转,缘于此前两三年的产能大扩张。刘学文表示,这几年之间新上马的产能,估算超过前20年的总和。

  据刘学文介绍,目前纺织业产业配套体系已经十分成熟,新设工厂,从着手到达产,快的话只要四个月。而产能扩张,现在比15年前容易得多。

  例如机械设备,一台喷水织机,以前需要从日本进口,每台价格高达30万元人民币左右。近年来随着国产机械设备性价比不断提升,购置国产设备成为很多纺织厂的首选,每台喷水织机,往往4万元左右就能搞定,快的话一年多就可以收回成本。

  一个规模稍大的工厂,一天可以生产100万米布,相当于一天能生产100万条裤子。

  产能扩张速度有多快.上述江苏纺织企业董事长举了江苏几个地方的例子。

  以徐州新沂为例,近5年来,新沂新进入纺织行业的资金,超过此前15年的总和。以前新沂只有200台左右喷水织机,现在超过2500台。淮安、宿迁等地,都有大量纺织厂迁入或者新建。

  地方政府在产能扩张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数名纺织企业负责人都对本报记者表示,有些欠发达地区招商引资不遗余力,土地、厂房都近乎免费,另外帮助协调贷款、税收大幅优惠,纺织厂老总算下来,自己几乎不用出资金就可以开设新厂。

  纺织企业亦库存严重。据中国长丝织造协会《2013年夏季长丝织造中小企业实地调研报告》,各地走访的企业平均库存在2~3个月,个别企业库存已超过4个月,甚至达到半年。盛泽一家已经停产的小企业,年产量是300万米,但是库存量已经超过500万米。

  刘学文认为,未来几年,纺织业产能淘汰一半左右,方可恢复平衡。

  产能过剩,价格下跌,而纺织厂的成本却在不断上升。

 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徐文英此前调研发现,化纤织造业用工成本逐年上升,各种生产要素成本上涨压力明显。例如江苏吴江地区喷水喷气织机就有12万台,织布工成了最抢手的职业,因此吴江地区也就成为全国纺织业工资水平最高的地区,每天8小时工资已经达到4500元/月。

  两极分化

  另有统计数据显示,纺织行业日子还算“小康”。

  来自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的消息,今年1月~9月,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5586亿元,同比增长11.7%,增速比上年同期高2.4个百分点;利润总额2152亿元,同比增长17.4%,高于上年同期17个百分点。

 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2013年1月~10月,我国纺织全行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.5%,较上半年略有回落。其中纺织业同比增长9.2%,比上半年减缓0.4个百分点;服装业同比增长7.5%,与上半年持平;化纤业同比增长10.0%,比上半年提升0.3个百分点。

  但上述纺织机械公司董事长的感受却截然不同,他坚信纺织行业处境比统计数据反映的更艰难。

  对此,第一纺织网总编辑汪前进认为,统计数据与企业感受的背离,要具体分析。他认为,国家统计局的统计范围是3万家规模以上纺织企业,但全国的纺织企业有数十万家,统计不能完全涵盖,另外,纳入统计的企业中,近年来两极分化现象也越来越明显。目前,大量中小企业陷入寒冬,而位居顶端的企业则实现了利润增长。

  而相比在“红海”中厮杀的中小型企业,规模和研发能力占优势的企业处境要好得多。不少企业通过创新,闯出了一条新路。

  盛泽一家国内化纤巨头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,他们的产品偏中高端,今年日子“还可以”,化纤产品产销基本持平。在他看来,化纤产品作为纺织行业的原料,基础性需求量很大,市场对产品品质和性能的需求在提升。

  上述化纤巨头以创新开辟新路的一个典型产品是记忆纤维。在记忆纤维的上游原料方面,该公司生物法PDO项目已开工建设,在公司实现PTT聚酯合成技术突破以后,公司PTT聚酯产品的成本为15000~16000元/吨,大大低于目前杜邦公司21500元/吨的垄断性价格。

  徐文英近期则在一个行业论坛中提及,近年来,我国福建沿海企业在细旦锦纶高密面料开发上有进一步突破,产品广泛应用于户外运动服、防寒服等,不仅受到国内市场追捧,也逐步赢得了国际市场的认可。有些企业始终能走到行业发展的最前端,引领行业的发展。

关于我们
·公司简介
·组织机构
·发展历程
购买帮助
·征订方法
·付款帐号
·常见问题
中研普华
大品牌 买放心7天×24小时
400-086-5388
客户服务
·尊贵客户
·服务承诺
·产品配送
公司实力
·实力鉴证
·媒体报道
·招股书引用